秋曦晏

dream.fifth

  “黛儿小姐的遭遇几乎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,我听见‘他’这样说——你不该让他对你露出发自内心的甜美笑容。”

  奈布缓缓走向幸,像是安抚做噩梦的孩子般轻轻环住了他,出声安抚道:“放轻松,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 当幸回过神来时,才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过亲密,有些尴尬地推了推奈布:“谢谢萨贝达先生……就是……”奈布起身,对着幸露出一个微笑:“幸同学你缓过来了吗?”眼神真诚。幸觉得一定是自己太敏感了,那一闪而过的被束缚感一定只是个错觉。

  “幸同学你对调查科、对‘他们’了解多少。”

  “我父母死的时侯调查科来过,他们说是‘他们’干得。”

  “对,调查科主要负责有关‘他们’的案件,而‘他们’……不是人类,残暴,野蛮,他们为杀戮而生。”

  “……我昨天晚上也见到‘他’了,‘他’也看见我了……”

  “……不用担心,玩弄猎物是‘他们’之间有些家伙的特殊癖好。你把这个带着,晚上‘他’就碰不到你了。”奈布递给幸装着蓝色透明液体的小瓶子,“我知道‘他’是谁了。之后的行动还需要你的配合,可以吗。”

  幸从奈布手中接过小瓶,乖巧地点点头:“好的,萨贝达先生。”

  “那么,照顾好自己。”奈布拍拍幸的肩膀,手指似是无意识地扫过他柔软的棕发。

  晚上,梦中的公园比往日更加阴沉昏暗。浓雾中的眸子红得仿佛要滴血,带着毫不掩饰的阴鸷与杀意。

  “你见过那个家伙了。”恶魔用低沉的嗓音如是说。


dream.fourth

  (杰幸佣,OOC)

  幸在公园睁开眼。他知道,他在做梦。

  幸打量着这座公园。这座公园他白天才来过。白天这里洒满阳光,充斥着孩童的欢声笑语。而梦境中的公园却是衰败凄冷的。锈死的秋千在风的鼓舞下坐着最后的挣扎,乌鸦飞过天际落下片片黑羽。

  起雾了。

  迷雾中,幸看见了一位少女,艾玛·伍兹,那个为数不多主动对他扬起微笑的女孩儿。

  少女转过身,缓缓向前走去。她身后的浓雾越来越厚,幸有些看不清她的背影了。

  突然的,少女的身体悬空了。幸向前追去。只见浓雾似有实型般勒住了少女的脖颈,少女撕扯着浓雾却毫无效果,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。幸想要进一步上前,却被一股看不见的、温柔的、却不容置喙的力量推开。

  渐渐的,少女停止了挣扎,尸.体.浮在半空中在浓雾的簇拥下飘向远处。幸抬腿追了上去,当他追上时,只看见少女的尸体的咽喉被割开,浓雾渐渐散去,一双红色眸子在雾气中一闪而过。

  身体变得沉重起来,彻底失去意识前,行迷迷糊糊想到,这条小巷,似乎有点眼熟……

  第二天上学的路上,一条小巷被封锁了,隐隐约约还能闻见尚未完全散去的血腥味。幸平日里是不会凑热闹的,此时却不知为何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好奇心。他藏在人群之中,透过缝隙 ,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女尸,女尸的脖子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。

  那是艾玛·伍兹。

  昨夜的……不是简单的梦……吧……


dream.third

  “美智子小姐为什么那么喜欢这串手链呢?”

  美智子从少女手中拿过手链。明明是在昏暗的房间里,那串手链却发出了柔和的光芒。一半是如阳光般温暖的橙色,一半是如玫瑰般鲜艳的红色,光芒交界处混杂着翡翠般清澈透亮的绿色。

  “因为这串手链承载的记忆,是甜蜜而痛苦的,初恋的青涩气息与鲜血的芬芳混合,虚假与真实交织成绝无仅有的华章。”美智子的脸上露出了迷醉而扭曲的笑容,“我很期待,故事的结局……幸君。”

  ……

  “幸你好,我是调查科的负责人,奈布·萨贝达。”奈布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瘦弱苍白的少年。哪怕在轮回中被不断折磨,他的灵魂一如初见时那般温柔、纯净。“我觉得你很眼熟,我们见过吗?”

  “萨贝达先生这么优秀的人,我如果见过,一定不会忘。”幸惨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。“萨贝达先生不用跟我客套了,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,重点在于你信不信。”

  “你不会骗我的 。”奈布以一种近乎肯定的语气道,“你说的,我都信。”


——小剧场——

“奈布先生当时为什么那么相信我?”

“我和你认识了那么多年。”

“是你和‘幸’认识了很多年。当时你和我才见第一面。”

“幸,我说过,即使是轮回也无法磨灭你的灵魂……”

“……我知道了,奈布先生,再会。”

“萨贝达,Lucky不信任你。”

“闭嘴,垃圾。像是幸接受了你一样。”奈布盯着远去的幸,淡淡道:“他只是还在为自己找退路。而我们终将和那次一样,击碎他最后的倔强。”

身边的空气中传来一声轻笑,一片玫瑰花瓣凭空出现,缓缓飘落。


不是车,被屏蔽了。

dream.first

(杰幸+佣幸,ky退散)

(非游戏背景,年龄操作有)

(OOC)

(如果都可以,请↓)


  幽长的小巷里隐隐约约飘来血液的腥气,夜幕笼罩的公园中风带走了微弱的呻吟。

  幸将自己藏在人群之中,透过缝隙直直地与警戒线内的死尸对视。他认识她,艾米莉,他的同桌,昨夜的牺牲品。

  ……

  奈布皱着眉,将面前的视屏反复播放。那是小巷的监控——自在那里发生第一起惨案后专门安的。

  如之前一样,午夜的钟声响起,血迹与尸体突兀的出现。黑雾渐渐聚集,凝成利爪,轻轻拂过尸体的脸颊,滑至脖颈——狠狠切开。

  关掉视屏,奈布道:“这件案子调查科接手了。把那孩子找来,我要和他单独谈谈。”

  ……

  幸躺在床上,呆呆地望着天花板,看者苍白逐渐被污浊覆盖。他想到了艾米莉,那个温柔体贴的女孩;他想到了艾玛,那个活泼机灵的女孩;如今,她们都成为了冰凉的尸体,长眠于大地。他感受到污浊触碰到了自己的指尖,冰凉、粘腻、阴冷——一如‘他’沉重的呼吸声。缓缓闭上眼,在被污浊完全淹没前的最后一刻,幸突然想到,调查科该来了。


tbc.


我流幸运儿

小恶魔